添加时间:浏览次数:
        4+7带量采购进入结果执行政策落地阶段。
        日前(1月25日),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实施工作部署会在京召开,全面部署推进试点实施有关工作,确保质量、确保供应、确保使用、确保回款是重点工作之一。
 

        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就集中采购中选药品的使用工作做出了具体部署,要求试点地区卫生健康部门畅通优先使用中选药品的政策通道,督促公立医疗机构按照约定的采购量优先采购和使用中选药品,确保1年内完成合同用量。
        国家药监局药品监督管理司副巡视员徐胜敏介绍了中选药品质量监管工作,强调全面落实药品监管“四个最严”要求,以监督检查和产品抽检为抓手,加强药品生产和流通使用监管,从严实施药品抽检和不良反应监测,切实保障药品质量安全。
        这意味着,已中选的25个药品真正迎来利好。而随着联盟采购、量价联动等相关政策的落地,药价回归合理,医药行业营销规则巨变,也将加速到来。
        以价换量,量价结合,本是商业活动的基础,但长期以来,由于公立医疗机构与企业的不对等地位,而集中采购环节又存在“唯低价是取”等问题的情况下,药品往往只降价,却难以保证采购量,企业合理利润无法保证。在此基础上,药品的质量和供应难以保证;同时为了进院、放量,企业带金销售也日渐盛行。
        国家医保局副局长、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金甫在讲话中透露,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实际上是,国家层面十九大之后,针对“看病贵”、“药价贵”问题推出的一整套“组合拳”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旨在实现促进药价回归合理水平、促进医药产业健康发展、促进临床用药水平的提高、促进医疗机构收入结构和医保支出结构腾笼换鸟的目的。
        可以看到,4+7带量采购的25个中选品种中,大部分确实降价幅度很大,已经到了“地板价”。如果这些产品的量不能保证,不但企业会蒙受损失,改革目的也会受挫,难以实现。分析人士指出,可以预见,推进带量采购试点工作推进将成为三部委工作重点,以此为基础,三医联动将真正激活。
        落实四个“确保”中选药不受控费、药占比限制
        陈金甫在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实施工作部署会上,既强调:试点城市要根据统一安排,对标对表完成各项实施工作,要科学设定实施方案,深入落实试点各项政策,重点做到“四个确保”:确保质量、确保供应、确保使用、确保回款。
        这四个“确保”也被认为是带量采购成败的关键,特别是确保使用。
        根据国家卫健委1月25日发布的《关于做好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中选药品临床配备使用工作的通知》中选药品在公立医院使用将不受控费、药占比限制。
        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和医疗机构不得以费用控制、药占比和医疗机构用药品种规格数量要求等为由,影响中选药品的合理使用与供应保障。
        公立医疗机构要优化用药结构,将中选药品纳入医疗机构的药品处方集和基本用药供应目录,严格落实按药品通用名开具处方的要求,确保在同等条件下优先选择使用中选药品。
        业界分析,这些要求,特别是关于控费和药占比的规定,中选品种放量可期。
        同时,国家卫健委还将医疗机构对带量采购的执行情况列为绩效考核内容,进行监督。
        卫生健康行政部门要将公立医疗机构执行带量采购情况纳入医疗机构绩效考核。
        要求医疗机构将其纳入临床科室和医师绩效考核,建立鼓励使用中选药品的激励机制和倾斜措施。
        医疗机构采购、使用中选药品的比例和排名,要通过阳光采购平台、官方网站等定期公示,接受社会监督。
        对于优先使用、保证用量的医疗机构、临床科室和医师,要在公立医院改革奖补资金、评优评先、职称评定中予以倾斜;对于不能及时按要求配备或采购量不足,影响患者用药需求的,要在医疗机构等级评审、医疗机构负责人目标责任考核中作出相应处理,对医疗机构采取通报批评、限期整改、考核和评价不合格等措施。
        实施过程中,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要建立完善药品临床使用监测网络,将试点城市的所有公立医疗机构纳入监测范围,对可能存在问题的地区提前预警,必要时开展现场督查。
        国家卫健委还将适时组织督导检查,对工作落实不力的省份和医疗机构,予以全国通报和约谈。
        调整利益格局医保杠杆将撬动公立医院改革坚冰
        当然,确保使用不等于滥用。
        在合理用药方面,国家卫健委要求,医疗机构要及时制定完善中选药品的临床用药指南,规范医师用药行为;处方审核和处方点评将更受重视,临床药师作用将充分发挥。
        对使用中选药品可能导致患者用药调整的情况,各医疗机构要做好临床风险评估、预案制定和物资储备,做好用药情况监测及应急处置,并对患者做好解释说明。
        而在行政监督之外,更符合市场规律,更能实现各方利益的医药、医疗格局正在形成。
        陈金甫在带量采购实施工作部署会上要求,各地要全面准确把握试点方案要求,着力实现“四联三通”:联盟采购、量价联动、招标-采购-使用联动、支付和利益机制联动,体制打通、政策打通、部门联通。
        坚持医疗、医保、医药联动,同步推进公立医院服务价格、薪酬制度、绩效考核等综合改革,实现“腾笼换鸟”,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创新医保管理,建立“结余留用、合理超支分担”机制,鼓励医疗机构使用价格适宜的药品,打击欺诈骗保行为。
        可以看出,这些部署均围绕医药、医疗领域的痛点展开,与国家卫健委的硬核要求形成了有效互补。更重要的是,作为医改主体,医疗机构、医务工作者的诉求也得到了最大限度的考虑。
        分析人士认为,随着医保支付方式改革等政策落地,医保杠杆将真正发出威力,作为医改主体,公立医疗机构的积极性将真正被激活。国家层面提出的“市场机制和政府作用相结合”,跨区域联盟集中带量采购,量价挂钩、招采合一的格局将逐渐建立,药价将回归合理。患者、药企、医疗机构的利益将达到新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