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时间:浏览次数:
        从2018年开始,新出台的《基药目录》实行动态调整,药品国谈项目也每年进行,以看住医保费用,回归药品治疗本质。2019年2月24日晚,《焦点访谈》节目聚焦辅助用药,意味着未来在中国医药市场有竞争性的只有两种药:临床必需的创新药以及优质价廉的仿制药。
        在辅助用药目录中,形形色色的中药注射剂占了大头。据节目表示,中药注射剂的最大问题在于治疗环节跨科室的多用和滥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提到,“我们的目标永远都是要合理用药,把这个费用当中不合理的成分挤掉,节省下来的费用,用于调整医疗服务价格,用于薪酬制度的改革,来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同时降低老百姓的用药负担,国家医保的经费也保证它能够真正用在刀刃上。”她表示,多年来,辅助用药已经成为过度用药和利益输送的重灾区,也因此,建立辅助用药目录刻不容缓。
         那么,辅助用药目录的即将出台会影响医药生态环境的哪些变化呢?
         (一)辅助用药目录将与采购目录制定紧密嵌套,合为一体。
         以湖北省为例,根据2016年5月16日印发的湖北省卫生计生委关于进一步加强医疗机构合理用药管理的指导意见(鄂卫生计生发〔2016〕10号),湖北省已经“加强抗肿瘤药物、辅助用药的监控”,“对于临床疗效不确切的药品,禁止使用”。并将“严格控制抗肿瘤药物和辅助用药的品种数量,明确其分类使用原则和比例”。再结合去年湖北武汉等地陆续下发的带量采购方案,可以看出,今后省级层面下发辅助用药目录,地方层面将采用动态管理,对进入采购目录的辅助用药品种从采购、处方、使用到报销都严加看管。目录套目录,清单中有清单,价高、量大、非治疗的药品将无一落网,进入辅助用药的行列。这种趋势将更为清晰。 
         (二)辅助用药目录制定或将加快落实分级诊疗。
         从分级诊疗的角度来看,大医院的治疗定位就是专心攻克疑难杂症。普通病、常见病基本上将放在基层进行首诊。要想改变大医院目前“人多看感冒多常见病多”的三多趋势,就要结合辅助用药目录“康复治疗”层面的特点,建议部分辅助用药可以从“康复”的角度在基层使用,但二级以上医院建议不再使用辅助用药,只能使用临床必需的治疗性药物。 
         (三)辅助用药目录是否影响医保支付标准出台。
         根据有关文件精神规定,到2020年,医保支付方式改革覆盖所有医疗机构及医疗服务,按项目付费占比明显下降。而进入2018年,推行以按病种付费为主的多元复合式医保支付方式已经在全国各地陆续展开,呈现各地要选择一定数量的病种实施按病种付费。具体到药品方面,根据最新出台的《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与原研药品质量和疗效一致的仿制药和原研药按相同标准支付。那么随着辅助用药目录的制定出台,是否会结合这个目录品种的特性,再有针对性的进行相应产品的医保支付标准的调整?
         中卫康医学总监化玉忠认为,摆在辅助用药生产企业面前的路只有两条:留下或退出!
         留下:
         1、与国内海归科学家的创新药研发企业合作开发具有临床治疗价值的best-in-class、me-better药物;
         2、与欧美中小研发企业合作,License-in 创新药(FIC、BIC、me-better等)和先进生产工艺;
         3、CMO:通过FDA的cGMP认证,加强与国内MAH以及进入国内市场的国外企业合作;
         4、CSO:代理国外IVD、医疗耗材、医疗器械、NGS等;
         5、有针对性地选择一致性评价品种进行开发,可以选择企业pipeline中在临床价值和市场上有竞争力的品种,也可以通过收购或与CRO或CDMO合作开发的方式。
         退出:
         1、进军食品工业:挖掘祖国医学名方,功能食品等;
         2、饮料行业:运动多功能饮料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