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时间:浏览次数:
        第三终端特别是基层医疗终端在悄然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这个变化主要的推力来自两个非常重磅的政策,一个是各省新版685基药的陆续落地,另外一个就是前不久发布的国家要建设500家紧密型的县域共同体。
        5月15日,国家卫健委下达了《关于推进紧密型县域医疗共同体的通知》,要求通过紧密型医共体的建设,进一步完善县域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提高县域医疗卫生资源的配置和使用率,加快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推动构建分级诊疗,合理治疗和有序就医新秩序。到2020年底,500各县要初步建成紧密型共同体。
        县域公立医疗市场的确变了,变化体现在四个方面:
        一、基药强势逆袭,县域等级医院品种结构改变
        国家685基本药物的江湖地位也显著提高,二级医院和三级医院也有明确的占比,并且纳入二级,三级医院的考核之中。国家685基本药物目录的品种在国家各级公立医疗机构也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等级医院不缺品种,特别是在药占比政策的影响下,还在往外踢品种,公立等级医院进入一个品种很难,难于上青天。
        就县立等级医院来说,在药占比影响下,中成药月处方量整体不能超过200盒,多年不开一次药事会是普遍现象,哪个品种销量进入前十名重点监控,搞得厂家和代理商苦不堪言,无奈寻求院外销售渠道。公立医院改革途径给基本药物进入等级医院带来了巨大的机会。
        二、江湖地位提高,县域等级医院开发方式的转变
         4+7国家集采第二批目录马上出台,上头明确表示要全国推广;国家版辅助用药目录呼之欲出,整个公立等级医院改革路径就是“腾空间、调结构、保衔接”,空间怎么腾?腾的就是4+7集采降下来的空间和踢出去的辅助用药空间。
        这个空间谁来填补?国家685基本药物目录当仁不让。现在开发县域公立等级医院,只要是685,统统开绿灯。685基本药物目录在公立等级医院迎来了历史上开发公立等级医院代价最小的窗口期,这个窗口期也就三五个月,错过悔恨终生。
        三、685基本药物+X,县域基层医疗品种结构的改变
        在685基药落地之前,各省执行的基层用药目录比较复杂,综合来说由以下几个目录组成:是国家520基本药物目录+各省省级增补基药目录+部分县级基药增补目录+低价药目录+慢病用药目录+部分医联体目录;
        685文件落地之后,主要基层医疗机构用药目录发生了变化,从河南、四川、江西等省份的落地文件来看,主要基层用药目录为:国家685基本药物目录+医共体非基药占比目录,其他乱七八糟的目录统统废除。
        也就是说你想把你的非685基药产品开发进基层医疗机构,必须拿下当地医共体带头医院,你的品种要符合1、医保目录,2、县级公立医院采购目录,只有这两项全部符合,才有在基层医疗机构销售机会。这就提高了县级畅销的非基药品种在基层用药的可及性。
        四、围绕“枢纽医院”,县域基层医疗机构开发方式的转变
        从国家释放的打造500家县级紧密型共同体来看,基层医疗机构用药也进入了新一轮的洗牌期。按照目前政策导向,医共体牵头的县级等级医院成了处方药推广的主战场。
        685基药目录要求二级医院占比在50%左右,大部分县中心、县人民、县中医都是二级医院。如果你的品种是685,医共体牵头医院就比较好进。
        如果你的品种不是685基药,也想开发基层医院,那么根据各地县乡村一体化的政策,你要首先拿下县级医共体牵头医院。所以说县级医共体牵头医院成为承上启下的“枢纽医院”,地位相当重要。
        避风港来了,广大基层医疗机构给4+7集采品种和辅助用药品种提供新市场。广大基层市场很多4+7国家集采降价的品种,即将列入国家辅助用药目录的品种提供了广阔的新天地。
        这就是很多在县级医疗机构有直营队伍的厂家这两年不断招兵买马,不惜代价开发基层医疗机构的根本原因。很多早早做好布局的跨国公司,在等级医院药占比限制这么严格的情况下,2018年在中国等级医疗机构销售业务逆势增长十几个百分点,基层医疗机构做了突出的贡献。
        随着各个省新版685基药政策的落地,在县域公立医疗市场大洗牌的风口下,各个厂家要抓住这转瞬即逝的机会,抓紧时间转型,有以下几个建议:
        1、新版685基药中标的厂家,抓紧时间不惜一切代价开发县域等级医院和基层医疗机构,毕竟在政策调整期开发医院代价比较小,等你的同类品种都把医院开发完了就没你啥事了。
        2、在县域等级医院有开发队伍的厂家,有非685基药品种品种在县级等级医院,特别是医共体牵头的县域等级医院卖的还不错,抓紧时间在紧密型医共体政策引导下开发基层医疗机构。
        3、以上两个条件都不符合的厂家,也有开发县级公立医疗机构的计划,做好处方外延,用院外DTP药房为载体,做好“泛DTP+控销”的模式,也许能在县域公立医疗市场占有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