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时间:浏览次数:
       2019年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调整在即。本次遴选新进入药品,预计会涉及到以下几类产品:
       类别一:2018年新进基药目录但不在医保目录的产品
       2018年新进基药目录的产品大多数都是医保产品,在未进入基药目录之前,大多都属于医保报销乙类的,新进入基药目录之后能否提高报销比例,预计会是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调整内容范畴之一。
       产品与剂型首次进入目录的如表1和表2所示。其中不少产品没有进入医保目录但进入了基药目录,是因为其在2017年以后才获批上市,例如索磷布韦维帕他韦、达格列净和金花清感颗粒。此外,水飞蓟素暂未进入医保目录,但水飞蓟宾在2017年版医保目录而不在2018年版基药目录中。
       类别二:2018年12月31日以前上市的产品
       2017年和2018年是国内进口新药上市产品数较多的一年。根据CDE报告,2017年有57个产品,其中33个是具有明显临床价值的新药。2017年上市的肿瘤药新药大多数在2018年肿瘤药医保谈判中进入了医保目录,而一些非肿瘤药的产品能否进入新医保目录值得关注。 
       2018年新上市的中药产品有多少能进入医保也是值得期待的。2018年上市了通化万通的关黄母颗粒、广州市康源的金蓉颗粒、江苏九旭的五虎口服液和哈尔滨医大药业的葛兰香口服液4个产品。在扶持中药的政策环境下,中药新药是否也像化学药品那样获得医保资质值得关注。
       类别三:一致性评价2018年获批产品
       国内一些以新3类注册上市视为通过一致性评价的首仿药品能否进入医保目录,也是值得期待的,例如2018年新上市的布洛芬注射液(镇痛药)和注射用替莫唑胺(抗肿瘤药)。
       一些原研非医保产品,国内有仿制药上市或通过一致性评价后能否进入医保?例如琥珀酸索利那新片(治疗尿失禁)、紫杉醇白蛋白(抗肿瘤药)、依非韦伦(抗病毒药)、波生坦(治疗肺动脉高压)、克拉霉素缓释制剂(抗生素)等。
       类别四:医保谈判目录产品
       医保谈判目录产品,预计以抗肿瘤药和罕见病高价产品为主。
       2017年,有36个谈判药品成功入围医保(含18个抗肿瘤药);2018年,有14个抗肿瘤药通过医保谈判进入医保目录。高价格的产品通过医保谈判进入医保目录,将会成为一种新的固定方式。2018年,有不少抗肿瘤新药获批。这些产品作为指南一线用药或突破性疗法用药,非常有可能进入医保谈判目录。
       2017年以来获批的单抗类产品有多少能进入医保目录,也值得期待。特别是PD-1注射剂,据悉本次医保目录的遴选标准是2018年12月31日之前上市的产品,2019年以后获批的PD-1将失去进入医保谈判的资格。
       国产上市了三大肿瘤药,目前仅正大天晴的盐酸安罗替尼胶囊通过医保谈判进入医保。恒瑞马来酸吡咯替尼片和和记黄埔的呋喹替尼胶囊能否进入新一轮医保谈判目录,也值得关注。
       此外,治疗罕见病戈谢病和庞贝氏病的伊米苷酶、阿糖苷酶α,治疗四氢生物蝶呤缺乏症沙丙蝶呤等产品价格高昂,能否通过医保谈判进入医保目录也非常值得关注。
       延伸:这些产品或被踢出医保目录
       1、踢出基药目录的口服药。
       2、2018年版基药目录被剔出的中药产品。
       3、已经没有生产厂家上市但仍在医保目录的产品。
       4、连续三年未进入各省招标采购目录的产品,预计也会被踢出医保目录。 
       5、进入国家级辅助用药目录的产品,会否被移出医保目录也值得关注。

内容来源于:赛柏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