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时间:浏览次数:

 

我国医药市场的大颠覆来了。
 

1) 药品降价

3月8日,辽宁药采中心宣布3月20日起执行4+7带量采购中选结果和未中标药品阶梯降价结果,并公布未中标品种降价清单,包括辉瑞的阿托伐他汀钙片、阿斯利康的瑞舒伐他汀钙片在内的125品种。包括已在上海梯度降价的35个未中标品种,共计334个。至少有109个药品因未降价,或将被踢出辽宁市场。

 
 

3月8日,同为试点城市的天津市发布通知称,拟于2019年3月9日起开展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未中选品种价格调整工作(现已发布)。包括1)纳入天津市医保支付范围的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未中选同通用名(含剂型)的药品。2)天津市医药采购平台中包含的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未中选同通用名(含剂型)的药品。按其要求,相关企业应按规则以自主申请的方式下调该市最高供应价格。

 
 

上周(3月5日),国家医保局全国药品耗材招标采购平台座谈会开幕,正式公布未中标品种医保支付标准的4+7带量采购试点医保支付配套措施。分析人士指出,这意味着带量采购试点范围将不断扩大,未中标品种的梯度降价已成定局。由此可见,各地已经开始推动未中标药品梯度降价换市场准入的机会。

1) 医保支付基准

“4+7”将有望为整类适应症的医保价格定一个基准点。2019年3月《国家医疗保障局关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医保配套措施的意见》中首先启动的是同通用名的改革。其中,非中选药品2018年底价格为中选价格2倍以上的,2019年按原价格下调不低于30%为支付标准,并在2020年或2021年调整到以中选药品价格为支付标准。此规则主要针对的是通过一致性评价的生产厂家3家及以上且过期原研厂家价格较高的产品。预计每年降价30%,过渡期3年后与中选价格同等支付标准。  

随着多个同适应症同机理的药品在“4+7”中标,该类药品的医保支付基准价也可确定。以他汀类药物为例,辛伐他汀片由于生产厂家比较多,仿制药价格比较便宜,其余产品的价格都在1元以上。“4+7”之后,抗血脂类药这类药品的医保支付价就可以定在0.6元甚至更低。

 
 
     
         而基于上述经验,相关药品价格将实现“大跨步”降低,真正实现发现价格,净化行业环境目的。    


业界分析,第二批“4+7”药品即将在第二季度启动,且进入新一轮“4+7”目录的产品至少要具备以下5个特征:

① 2018年以前在医院有销售数据;

② 已有产品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包括视同通过的产品;

③ 医保目录产品或新进基药目录产品;

④ 非罕见病药或非肿瘤药,罕见病和肿瘤药已有减税降价等政策;

⑤ 原研专利期未到期。

  

从目前情况看,对于生产企业而言,带量采购已经是大势所趋。应对方式是,审视自身的优劣势,确定未来的企业发展方向,该转型的转型,该向规模化发展地往规模化发展。随着医改向三级医院推进,分级诊疗进一步下沉到二级医院和基层医疗机构,医改所带来的政策红利和窗口期即将关闭,在这个过程中,化学仿制药是国家大力发展的方向不变,而企业想要更高的利润,就必须要基于临床需求,掌握稀缺性的技术。